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豪门世家 > 逼婚99天,拒嫁优质前夫 > 番外大结局

番外大结局

作品:逼婚99天,拒嫁优质前夫 作者:千夜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乖。”给了她一记安心的眼神,尉迟凌不准她退缩地拉着她进去了。

    尉迟父和尉迟母在客厅里,看他们过来,尉迟凌的母亲笑了笑,“来了,可以开饭了,我去叫小昕。”

    尉迟凌的父亲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梁意柔,梁意柔礼貌地喊了一声:“尉迟叔叔。”

    尉迟父亲没有多说什么,只对尉迟凌说:“意柔似乎瘦了。橹”

    尉迟凌笑说:“所以特地带她过来吃饭,喂饱她。”

    梁意柔感觉尉迟父亲与尉迟凌之间并未有什么矛盾,放心了不少。

    尉迟昕一下楼就朝她喊:“意柔姐,你来了!”

    对着尉迟昕,梁意柔所剩无几的紧张都消失了,“小昕。”

    “吃饭吧。”一家之主下了命令,一群人移到了饭厅。

    梁意柔不知道尉迟凌是怎么跟尉迟父、尉迟母说的,但她感觉得出来,尉迟父亲和尉迟母亲似乎又和以前一样了,对她亲切熟络。

    几个人吃喝聊天,气氛很好,直到尉迟昕有些急切地说:“哥,我什么时候要喊意柔姐嫂子呢?”

    话一出,梁意柔脸上的笑都快撑不下去了,尉迟凌一手撑着下颚,并无多大感觉,“嗯,这个问题该问意柔。”

    尉迟昕从善如流地对着梁意柔说:“意柔姐,我什么时候该喊你嫂子?”

    一旁的尉迟父亲和尉迟母亲同时摇摇头,这个儿子设计人的本领真是高人一等,事关他自己的事情,却推给了别人。

    梁意柔的手在桌下偷偷地捏了一把尉迟凌,尉迟凌挑眉,对着她无声地说:“你欠我一次。”

    明明是他拉着她来的,也明明是他把这个问题转移到她身上的,却反过来变成她承了他的情,沈晨颠倒是非的本领真是无话可说。

    梁意柔偷偷磨牙,想着要咬下他一块肉才能解恨,一旁的尉迟昕一脸的期待,她无法无视,只好咬牙点头。

    尉迟凌放下筷子,“我吃饱了,出去走走。”

    “哥,你别拉意柔姐,意柔姐还没回我的话呢。”尉迟昕轻喊着。

    尉迟凌拉起梁意柔就往外走,梁意柔对着尉迟父母不好意思地说:“尉迟叔叔、尉迟阿姨,失陪。”

    两位家长不介意地摇摇头,尉迟昕则是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等他们一消失,三个人脸上的神情一变。

    “爸、妈,你们看看,哥怎么这么欺负人,意柔姐以后一定会被哥吃得死死的。”尉迟昕不悦地说。

    “乖,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要管。”尉迟母摇摇头,对着丈夫说:“儿子和你以前真像。”老婆都是这样被骗、被唬回来的。

    尉迟父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像我不好吗?”对着妻子眨眨眼。

    尉迟昕受不了一对老夫老妻还搞暧昧,无语地离开了饭厅。

    离开饭厅的梁意柔被尉迟凌牵着走出了尉迟家,尉迟凌走在前,梁意柔走在后,尉迟凌知道梁意柔是故意慢一拍地走着,他偏偏不顺她的心,拉着她往前走。

    “停下来。”梁意柔停住不走了,可前面的尉迟凌似乎要硬拖着她走。

    “怎么了?”尉迟凌停下来,转头看着她,“怎么不走了?”

    梁意柔的眼落在了不远处的小山坡,那有一棵苍天大树,绿叶繁荣、树枝端雅,新鲜的嫩叶露出崭新的一面,替代了逐渐老化的树叶。

    “意柔?”他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一般,听得不真切。

    那时的他英俊张狂,被她半路拦下来了也不慌张,镇定从容地跟着她到大树下。

    她期期艾艾了好久,小声吐露着着自己的真心,他的神情随着她的一字一句变得很淡很淡,等她全部说完,他拒绝了,和她想的一样,他不喜欢她,接着他走了,她却站在树下出神。

    尉迟凌握着她的手不由地用力,看着她迷茫的眼神,他心里一阵的痛,谁能想到,绕了一圈,他会回到。

    “痛。”她眨了眨眼,看着他,“干嘛捏我?”充满生气的脸才适合她,尉迟凌拉着她的手,坏坏地一笑,一声不吭,突然拉巧她快速地跑着。

    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恣意地跑着,梁意柔小跑地跟在尉迟凌

    tang身后,喘息地跟在他的身后,他宽厚的肩膀令她产生一种想依靠的冲动。

    尉迟凌手拉着她跑着,五分钟后他们站到大树下,而梁意柔气喘吁吁,尉迟凌一个上前,轻柔地捧住她的脸,霸道地吻住她。

    本来就乱的气息被他一干扰,她整个人缺氧地七荤八素,吻毕,她轻靠在他的身上喘息着,他同样喘着,他的激动通过拥抱传递到她的身上。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气息稳定之后,她问他。

    他放开她,两人互相望着对方,沈宸英俊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感伤,“我很可悲。”

    他的话让梁意柔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几年前在这里,我拒绝了你,而几年后我又爱上了你,你说我好笑不好笑?”尉迟凌轻淡地说。

    梁意柔看着他,抿着小嘴没有说话。

    风轻轻地吹,树叶发出婆娑的声音,一下一下,好像情人间的窃窃私语,互诉情衷。

    “尉迟凌,你是要我在这里甩你一巴掌吗?”梁意柔笑着说,突然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随你。”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给她打巴掌了。

    梁意柔也不客气,直接甩了他一巴掌,脸上的笑容更大。

    “我可以多打几次吗?”她客气地问。

    他蓦然摇头,“事不过三,我人生的三次都已经献给你了。”

    梁意柔仔细地算了一下,也跟着笑了,“好了,我心里也舒畅了,回去吧。”

    打完人就想走?

    尉迟凌忽然从身后搂住她,用力地勒紧她的腰,听她呼吸加快了才稍稍松开,“刚才的答案不算,现在的答案才算。”

    “你在说什么?”

    “好,我答应跟你交往。”

    梁意柔缓过神,看着尉迟凌,眼里一抹复杂,“尉迟凌……唔……”

    尉迟凌一口堵住她的嘴,霸道地不让她说话,答案就留在她的心中吧,他喜欢自己找答案。

    梁意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尉迟凌微微松开她,从她的手里拿过手机,接通,“喂?”

    “喂,是不是梁小姐?我们已经到你说的地方了,你现在在哪里?”

    梁意柔立刻清醒过来,她张大眼睛地看着尉迟凌,伸手就想拿回手机,“还给我……”

    “喂,我是梁小姐的未婚夫。”

    “又是未婚夫?”又是上次的几个工作人员。

    “是。”尉迟凌张开一臂,直接将乱动的她给压在怀里。

    “是不是又有什么情况发生了?”

    “是,她不搬了。”

    “这位先生,你们这样是不对的,老是耍我们。”

    “不好意思,工钱照算。”

    “算了。”

    尉迟凌挂了电话,对着梁意柔一笑,将手机递还给了梁意柔,梁意柔努力地瞪着他,“尉迟凌,你太过分了。”

    “梁意柔,你要是离开这里,我去哪里追你。”就像哄小孩一样摸摸她的头,“耍任性要我追都没关系,但要乖乖地留在我身边知道吗?”

    “懒得理你。”梁意柔转身就走,尉迟凌跟了上来,一手搂住她的腰,“走开。”

    “不要。”幼稚的男人!

    尉迟凌不喜欢梁家人,包括梁意柔的继母!

    尉迟凌坦诚,自己看不懂这个女人,但是关于梁意柔的一切,却是从这个女人的嘴里知道的。

    就因为她是梁意柔的继母,所以他耐着性子静静地听着,她背后的伤是怎么来的!

    尉迟凌看不出她眼里有着什么,悲伤、痛苦?似乎什么也没有,很平淡,好像不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故事。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在尉迟凌要跟梁意柔结婚前三天,继母把他约出来说了这些。

    “意柔是我的女儿,一个很听话的女儿。”继母岳爱婉的眼睛闪了闪,“可是她跟我一样,什么

    都不敢做,被动地接受一切。”

    “不过不管你跟谁在一起,我都无所谓,因为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尉迟凌是要跟岳瑶瑶在一起,还是跟梁意柔一起,她不关心,她只想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

    尉迟凌明白了,这个女人是被动,被动地不敢替自己的女儿追求幸福,因为她要服从她的丈夫。

    随着梁意柔大姐梁意寒的婚事被爆出,梁父才注意到了小女儿意柔,甚至不再严厉对她!

    其实无论梁父的态度如何,尉迟凌都会跟梁意柔在一起,谁都阻止不了他的决心,就算跟梁家耗上也无所谓,不过梁父同意的话那是最好,他可以省下更多的时间跟梁意柔在一起,而不是花费时间去设计梁家。

    “梁太太,意柔跟你不一样。”尉迟凌站了起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先走了。”

    梁意柔是和继母绝对不一样,虽然她们都是梁家的人,但梁意柔不会伤害别人,只会自己退让,她不会把自己逼近死胡同,她会自己找一条路来。

    离开梁家后,尉迟凌开车来到一间婚纱店,他下了车,走了进去,她穿着一身华丽的婚纱,高贵端庄地站着。

    “意柔……”

    一见新郎来了,工作人员笑着离开了,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梁意柔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干什么?”

    尉迟凌陪着笑,“这婚纱好看是好看,只是……”他的手放在她微凸的小腹上,“宝宝会不舒服的。”

    梁意柔恶狠狠地扯下他的手,“本来我就是要穿这件婚纱的,你说我为什么会穿不了这件婚纱?”她生气地说。

    两人婚期定了下来,婚纱礼服订了,喜宴也订了……“因为怀孕了。”

    他笑着拥着她,“不要气。”

    梁意柔深吸一口气,“不是我怀孕的关系,而是你这个混蛋我才怀孕的,所以罪魅祸首是你!”

    尉迟凌点头,一点也不介意被她骂,“对不起,老婆。”

    梁意柔看了他一眼,偏过头不甘愿地说:“我喜欢这件婚纱,结果现在为了掩盖我的肚子,要换另一件。”

    尉迟凌温柔地亲了亲她的额头,“老婆,这件婚纱我买下来给你好不好?你想什么时候穿就什么时候穿。”

    开玩笑,当初选婚纱的时候就争了很久,最后她嬴得了尉迟家两女人的票,尉迟父亲弃权,一对二。

    他说这件婚纱太妖娆了,腰身这么紧、领口这么低!

    可是梁意柔是完全能驾驭,重点是他不想跟别人分享她的美,这孩子来得非常的适时,当然这件婚纱买下来,以后她要穿,也只能穿给他看。

    梁意柔咬了咬唇,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尉迟,我最近脾气不好。”

    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她都会发脾气,每一次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她心里不想,可不发泄出来她又不开心。

    “没关系,你是我最爱的老婆。”主要原因是他造成她的不开心,这不开心的火向他来也是正常的,“你怀孕了,所有孕妇都会这样的。”

    如尉迟昕所言,跟尉迟凌在一起之后,梁意柔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且她自己尚不知道。

    梁意柔扑进他的怀里,泪眼汪汪,尉迟凌搂着她轻声安慰着,鸧在他怀里的女人,哭了一会,像变魔术一样收起了泪水,“尉迟凌。”

    “嗯?”尉迟凌习惯了她的反覆无常,相当镇定地望着她。

    “你酒戒了没有?”梁意柔讨厌男人喝酒,尉迟凌答应自己会戒酒,可这实施的力度却尽人意。

    以前尉迟凌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不喝酒,放进择男友准则,他以为是自己喝醉酒就吐的坏习惯,吓到了她,适才听继母说了,他也懂了,原来意柔对父亲小时候喝酒打过她有阴影!

    于是他不像以往耍嘴皮子,他相当认真地举起三指。

    “老婆,我一定不喝了”尉迟凌的神色缓了缓,“这还差不多。”

    “好了,老婆我们该回去了,妈有做汤给你喝。”

    尉迟凌柔着嗓音说,未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地宠着一个女人。

    但是就这么宠着一个人,看着她开心、看着她幸福,他的心也会有一种满满的感觉,而这感觉只有她能带给他,谢天谢地,绕了一圈,又让他重新赢回了她。

    “尉迟凌,你干嘛慢吞吞的?”

    “老婆,你怀孕了,所以要慢慢走。”尉迟凌温柔地回话,一定不耐也没有。

    谢谢大家的一路追随,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哦,星的新文也开了,《霸情总裁,抱一抱》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简介~

    隐婚嫁给身价千亿的顾家总裁,对方英俊多金,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惹得众多女星嫩模趋之若鹜,但是对苏清浅来说,她只想躲他躲得远远的。

    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个表面光鲜的男人背地里那些个人癖好简直邪恶到令人发指,言语冷嘲热讽也就算了……

    她的好脾气都可以忍,但是他强迫她做的那些事情,她真的感觉到了无比的羞愧。

    什么女仆装,护士装,各种精油强行图她一身,可恶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某夜,她穿着一层薄衫站在热气腾腾的浴室里,红着脸对他大吼——

    “顾司瑾,你有完没完,你要想试你这些恶心的衣服,你随便找个女人来,你这样对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这是给你治病……”某男邪恶的目光落在她弹指可破的肌肤上,眼里的捉弄浓烈。

    “你才也有病,你变态,你……”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嘴就被堵住。

    “笨女人,闺房之乐你懂不懂……”他狠狠惩罚她。

    她吓得腿软,什么啊什么……

    闺房之乐,她和他只是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好不好?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