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擅始善终-淳于流落 >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作品:重生之擅始善终-淳于流落 作者:淳于流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地问一下,您和辛总是什么关系?”

    辛琛紧张地看着何罗西,等着她的回答。

    何罗西抿了嘴,瞟了一眼辛琛,然后说:“没关系。”

    辛琛的表情一松,对那人说:“你看吧,不要误会,不要误会。”

    那人看看何罗西严肃的表情,认真地道了歉。

    “没事没事。”辛琛摸了摸额上不存在的虚汗,没敢回头。

    等到新人过来敬酒的时候,诸葛宛墨低声对辛琛问道:“怎么?你过来参加我的婚礼,让小女朋友生气了?”

    辛琛顺着诸葛宛墨的目光看过去,一桌人都站起来了,就何罗西一个人坐着,连看都不往这边看,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杯子,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不愉快的气息。

    辛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下意识就猜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惹得何罗西不高兴了,他认真地反思着,完全忽略了诸葛宛墨刚才的用的那个称呼。

    “何罗西,你怎么了?”辛琛轻声地问道。

    何罗西慢慢地转头过来,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目光很是诡异,看得他头皮发麻,正想发问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也不看就接了。

    “马上回去。”何罗西面无表情地说着,抓起椅子上的外套,站起来就往外走。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辛琛窘迫地对诸葛宛墨道歉,赶紧追了出去,在何罗西离开之前拦住了她。

    “怎么了?”

    “有急件,让我赶快回去。”何罗西简单地解释着,伸手就要招车。

    “我送你过去。”辛琛拉下她的手,牵着她往停车场那边走。

    “不用麻烦你了,”何罗西拉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目光里多了一分距离,“你的事比较在重要,不必为了我耽搁了。”

    辛琛想不明白为什么何罗忽然间西要对他说这样话,他执拗起来了,紧紧地拉过她的手,将她带到停车场,塞她上了车,一路驱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辛琛发现如果何罗西不找话题,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开始。

    回到工作室,张雾善的脸色果然非常不好,她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警告道:“给我惊醒点。”

    何罗西嗯了一声,难得地没有反驳,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做事。

    “老大今天心情不太好啊,你再不回来,我就扛不住了。”陈颖小声地对何罗西说道。

    “抱歉。”何罗西赶紧打开电脑,调出资料,和陈颖校对起来。

    张雾善只是提醒了几句,转回办公室去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讨论起来。

    “看来又要熬夜了。”一个人哀怨道。

    “看来的确需要。”何罗西喃喃道,对陈颖说,“后天我这边要弄出来,客户那边的信息ok了吧?”

    “嗯。”陈颖确认道,随后也发出一声感慨,“今晚的演唱会又没戏了,又要打电话去道歉。”

    “你男朋友没那么小气吧?”何罗西打趣道,“他要是有意见,就让他过来跟老大说。”

    “算了吧,上次见过一次,他发誓再也不来接我了。”陈颖也笑道,上次她男朋友过来接她下班,刚巧张雾善下班遇上,于是可怜的小男生被张雾善强大的不善的眼神来回审视了一遍,那滋味可不好受,张雾善说要请吃饭,他硬是找了个蹩脚的理由给推了。

    “我们都是苦命的娃。”何罗西习惯地抱怨道。

    辛琛忽然说道:“你不是还有毕业设计吗?学业要紧,这份工作可以不用那么上心,毕竟你是兼职,emma不会介意的吧。”

    何罗西看着他,“啪”地将鼠标一摔,说:“兼职?我什么时候说过是兼职?我可是认认真真地把这份工作当作职业来看的,毕业后我也没打算要转行,我不那么上心,那我该怎么过活?说这样的话,你要养我啊?”

    辛琛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弄得一头雾水,他看着她,下意识就说:“养你就养你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辛琛发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是无意识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只是那一瞬间,这句话自然而然就出来了,他并没有任何瞧不起何罗西的话。

    可何罗西还是被他的话刺激到了,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很难看。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何罗西眼中的暴怒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对你来说,的确是没什么大不了了。”何罗西说道,脸上已然是一派平静,刚才的怒火仿佛只是幻觉,“我为我之前经常打扰你麻烦你的事道歉,现在我要工作了,不好意思,请你回去吧,辛先生。”

    辛先生。

    从认识到现在,何罗西从来没有这么疏离地称呼过他,也未曾对他这么客气有礼,她总是叫他“辛琛”或者“笨男人”,总是没有问过他就理所当然地指使他做这个做那个,他不知不觉就习惯了何罗西这个存在,现在这样刻意的疏远,让他难以适从。

    这一天的她,真的是莫名其妙。

    辛琛想问个明白,可何罗西却一脸奇怪地反问他:“我和你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本来就该这样的,不是吗?”

    辛琛明白了,何罗西的不快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这次说错了话,而是在诸葛宛墨的婚礼上,这份不快就开始了。

    肯定是因为他说错话了,可他说错了什么呢?

    辛琛努力地回想,何罗西是从那个人问到他们的关系之后开始变得不一样的……她生气,是因为他在澄清他们的关系吗?可他明明就是怕她生气才要努力对那个人澄清的呀?

    辛琛又想了想,又有了一个疑问:他为什么要害怕何罗西生气呢?她每天都会生他的气,他早就习惯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担心呢?

    【全文完】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