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我爱你,比永远多一天 > 正文 分节阅读_66

正文 分节阅读_66

作品:我爱你,比永远多一天 作者:婀娜2010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麽亲近可是让人忧心,她把顾虑和丈夫说了,方大哥说:“你啊,真能瞎操心,原来我说不让他们睡一起,你和妈非要让杏儿带他,现在都已经分开睡了,你到来操心了,你说杏儿一周就两天在家过,孟广可不是缠得紧吗?”

    方大嫂道:“我到不是担心杏儿怎麽样,她算是成年人了,做事情有分寸,孟广不成啊,他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好奇的年纪,杏儿又漂亮,还温柔,我就怕这小子走了歪路,把杏儿当成恋爱的对象了。”

    “这是哪挨哪儿啊?我儿子也不傻,智商那麽高,他不知道杏儿是他亲姑姑?这血缘关系摆著呢,就是没血缘,年纪也差太多了一点吧?”

    方大嫂还是不放心,她把电文香插上,掀开凉被上床,道:“可是你看,你要给杏儿介绍对象,孟广八百个不乐意的。”

    “那到是,回头我和这小子谈谈,让他少给杏儿捣乱,多好的亲事啊,别给搅和黄了!”

    “哎……”方大嫂见丈夫没当回事,翻了个身,关灯睡觉。

    方孟广假装出来喝水,偷偷摸摸的往父母房门处看一眼,瞧著灯关了,才蹑手蹑脚的潜进杏儿房间,把门一别。

    屋子里乌漆麻黑的,他摸索到床沿,杏儿呼息均匀,已经睡著了,方孟广掀被上床,把杏儿搂在怀里, 闻著她刚洗过澡的馨香的身子,她的皮肤好像嫩豆腐,又细又滑,他把她抱得更紧一点,爱得不能自己,手掌在她背後搓揉著,杏儿已经醒了,闭著眼不理他,睫毛小扇子一样的掀动……

    孟广舔弄她的嘴唇,舌尖像羽毛一样刷过,一只手伸到睡衣里去摸她的腰,在她的痒痒肉上逗一逗,杏儿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还是没理他,他的手又大著胆子往上游走,来到乳防的下缘,托住挤压,杏儿觉得胸部被他微微汗湿的大手火热的包握著,舒服的酥麻感像潮水一样涌来,又像一波一波的涟漪推荡到四肢百穴,她觉得乳投开始收缩,惊颤颤的站立起来,快感伴随著微微的刺痛升起来,下腹处好像有什麽东西呼之欲出一样。

    “小姑姑,还装睡吗?”他突地一含她乳尖。

    杏儿的胸部挺起,他张开嘴含住更多乳肉,大口大口的,吸奶一样的吮弄。

    “啊──!”杏儿叫出来,灵魂都被吸走了似的,她扭动著腰肢,小手攥成拳头在他肩上捶著,方孟广压上来,把她的睡衣扣子全部打开,喘著粗气吻她,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杏儿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像坐大山似的,沈甸甸的压著她,两手揉面团似的捏弄她的胸 ,麽指在乳投上打著转,让它变得好敏感,好酥麻,丝丝的带著电流,强烈的刺激著心脏。

    “别这样,哦……孟广……别这样。”杏儿尝试的著翻动身体,方孟广压住她两只手,身子下挫,手在她的大腿上摸著,舌头刷过肚脐,来到腿根,在那片嫩肉上轻轻啃咬。

    “方孟广,你再弄我急了啊!”方杏儿想支起上身,不料孟广把她两腿大力一分,头塞到中间,一下子吻住她湿润的花唇。

    “哦……”她酥叫一声,那灵活的舌尖正在她的羞人处穿插,勾逗著里面的小肉芽,还在穴缝处来回刷弄,方孟广“唧唧滋滋”的吻著,就像在饮著上等的美酒,令他陶醉,令他痴迷,他的荫.经早就硬起来,鼓鼓胀胀的撑著睡裤,形成一个小账蓬,他急切的想和她结合,肾上腺素急速的分泌著,已经摆脱大脑的掌控,只想迅速占有这个他爱了不知多久的女人。

    “姑姑,我爱你,真爱你,给我吧。”他作梦似的说,渴望的嘴唇都要颤抖,把短裤脱下来,两腿间竖起的肉木奉高仰著头,青筋暴起,他撑著杏儿的大腿,把亀头对准穴缝,微微向内使力……

    杏儿觉得那东西力量十分骇人,又热又烫,而且粗壮,撞击著她的入口,头部已经压入缝内半分,她的大脑像被闪电击中,一刹那的空白之後疯狂的挣扎起来,方孟广似乎也疯了,不管她怎麽动,他仍然不改初衷,压著她死命的把亀头往里顶,想要登堂入室,一举攻占,杏儿觉得那一片无人占领过的嫩肉已经要快放弃抵抗,迎他入门,两人就要铸下血亲乱仑的大错,急得手掌一扬,“啪”的一声,打中他的脸。

    “方孟广,你疯了!我是你姑姑,你要弓虽.女干亲姑姑吗?”

    方孟广被打醒,动作一顿,他目光移到杏儿脸上,看到她惊愕的泪水,他很小声的道歉,“姑姑,对不起,我太想要你了,你就给我吧,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杏儿泪眼婆娑,把心一横,咬唇道:“要怪就怪咱们是亲戚,真得不能做夫妻,你要是敢把东西插进来,我就死。”

    方孟广身体一僵,道:“姑姑别生气,我不弄了,再不弄了,我就在外面蹭一蹭,像从前一样,你别害怕,别生气。”他夹著她的大腿,把大肉木奉子放到穴缝间,蹭著湿漉漉的软肉,抱著她的腰奸肏著大腿,杏儿拉著低他的头,半张著湿润的小嘴儿,蛇一样的伸出舌头,在他嘴上挑逗,孟广低吼一声,紧紧噙住舌尖,吸弄起来,两人热吻著,粗喘著伪xing茭,杏儿的抬著臀迎著他的肉木奉,孟广粗大的荫.经沈重的她腿间抽动,蹭著花唇,霪水汨汨的浸湿两人的下体,让菗揷更为顺畅。

    “姑姑,我想和你莋爱,就像夫妻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不行,你是我侄子,亲侄子,你想想你爸你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会受不了的。”杏儿把指头插进他头发里,看著他挫败失望的脸,又道:“孟广 ,你要是真爱我,就不会那麽在意我的身体,我也爱你,我的心是你的,这还不足够吗?”

    “真的吗?你真的也爱我?”方孟广的眼睛瞬时间象坠满星光的夜空,闪闪发亮。

    “当然,我也是爱你的,否则我不会允许你这麽做,你要知道,我……我觉得很罪恶……对不起你爸你妈……”

    “姑姑……”

    “孟广……”

    四片唇粘在一起,小兽一样的撕咬,杏儿绞著腿儿,感觉大肉木奉子抽动的越来越剧烈,在她的花唇间蹭弄,两片花瓣颤微微的绽放开来,她挺起屁股左摇右摆,迎接著肉木奉,加深两人间的摩擦,孟广的嘴唇又改到乳防上肆虐,啃咬她的乳尖,电流在她内体乱蹿,一阵阵狂喜欢的快感高歌猛进,小穴儿猛烈的收缩颤动,那肉木奉的菗揷速度越来越快,乳尖也被啃的发红发烫,随著方孟广的粗吼,杏儿的身子猛向後仰,整个荫部开始膨胀,就像浸过了热水似的,里面是一阵一阵的抽搐,痉挛似的收缩,下腹像波浪一样起伏,两片花唇充血翻开,流出纯美的蜜汁……

    方孟广拉过杏儿一只手,和力在他的鸡吧上搓揉,包皮来回滑动,亀头棱子又硬又粗,他把它再次按到荫唇中间,他知道如果他这时一气顶入,方杏儿根本不能反抗,只能任他肏入,但是他不敢,他只能对著穴口快速打著手枪,然後把滚热的米青.液泄到她肚子上……

    -----------------------------------

    (还没写完,今天好忙,错字也没查,先凑合看,明天我再整理一下,把怎麽露馅的写出来啊)

    我爱你,比永远多一天番外(终章)

    “姑姑?”方孟广把她搂进怀里,轻声问。

    “嗯?”

    杏儿头枕在他的手臂上,身子与他相贴,呼息相闻,享受高潮後的余波,整个人昏昏沈沈的,心想:这个孩子真是长大了,肌肉结实,胸膛开阔,心脏有力的跳动,浑身散发著男人的味道,她搂紧他劲瘦的腰,说不出的喜爱。

    “你说有血缘关系的人为什麽不能莋爱?”

    “笨蛋。”杏儿笑一笑,点点他的乳投,小小的,有点硬,她的指尖在上面划动,道:“有血缘关系的人当然不能做,做了会有孩子的,而且近亲相奸生出的孩子,是傻子。”

    方孟广拉住她的小手,嘴唇在她的指尖上亲吻,又道:“那如果不要小孩呢?这两个人又很相爱的话,是不是可以做?”

    方杏儿咬他一口,留下一排牙齿印,道:“坏蛋,想套我,你不就是指我们两个嘛?”

    “姑姑,我真的很爱你,我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结婚。”

    “什麽?”方杏儿一惊,“那怎麽行!”

    “为什麽不行?不要孩子,不会防碍到任何人,有什麽不可以?除非……”他扳过她的脸,眼睛与她对视,“你就是骗我,根本不爱我。”

    “不会防碍到别人吗?”方杏儿摸摸他的脸,道:“你还是幼稚,我们弄出血亲乱仑的悲剧,还偷偷跑掉结婚,你爸妈会怎麽想?嗯?不要孩子,方家等於绝後了,你爷爷奶奶一大把岁数,你告诉他们你要让方家没人传承,说得出来吗?还有,你别忘了,你爷爷奶奶就是我爸我妈,我们要这麽干,就太罪恶了,方家就毁了。”

    “可是我爱你。”方孟广搂著她的脖子叹息,觉得前途一片渺茫。

    “孟广 ,我们的事情一定不可以让人知道,你也别再去想什麽结婚之类的怪念头,总之都是没希望。”

    “姑姑!”

    “好了!不说了,现在睡觉。”

    “杏儿……”他又折腾起来,还想说服她。

    “你要不睡就回你房间去,我还要睡呢。”

    後来的某一天,当方杏儿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曾想过,如果那晚她真的把孟广赶回他房间去睡,情况是不是可以不同?

    方孟广只好躺下,又一想:反正日久天长,他现在能和姑姑这麽亲蜜,离情人只差最後一步,也算是阶段性的大胜利──他才14岁,大把的时光可以等得起。

    他们两人相拥著睡著了,可是有人睡不著了,方大嫂这天夜里做了一个恶梦,特别真实,吓得她冷汗一身──

    梦境伊始,就像她在沙发上看到那样,杏儿躺著,头枕著儿子孟广的大腿,两人在分吃冰霜,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然後,孟广把头低下去,四唇交接,两人开始热吻,她看睁睁的看著他们唇舌纠缠,吻得激情似火,她又叫又嚷,可是沙发上的两人全都听不见,又想奔过去,把他们给分开,可是脚上像缠了铁丝,一动也不能动,这时孟广把姑姑方杏儿打横抱起来,深情凝视了一会,往房间走去……

    “混蛋,不行!”她尖叫著从梦中醒来,胸口剧烈的起伏,把方大哥也惊起来,迷迷糊糊的问一句,道:“怎麽?做梦恶了?”

    方大嫂迅速掀被下床,道:“不成,我得去看看去。”

    “看什麽?”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怀疑方孟广爱上方杏儿了,我怕他们做丑事。”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可能,回来回来,老老实实睡觉!”

    “你睡你的,我看一眼去,要不然不踏实!”

    方大嫂拉开房门,往出就走,方大哥咕哝一声继续睡,几分锺以後他的妻子跑回来,人像丢了魂,“啪”的把墙上的灯一按,四下里通明一片,道:“杏儿房间的钥匙放哪里了?”她开始翻箱倒柜。

    方大哥也起来穿拖鞋,拦住妻子,“我说你大晚上的折腾什麽!”

    “你儿子方孟广没在房间,还自作聪明,把被子伪装成有人睡的样子,这说明什麽?他一定在杏儿房间里呢!”方大嫂脸色惨白,道:“也许他们已经……已经……”

    方大哥也紧张起来,他从抽屉里找出钥匙,安慰妻子,“去看看也好,不过我相信杏儿,她是成年人,一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