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青春校园 > 地主后代在官场上的沉浮:越位 > 正文 分节阅读_18

正文 分节阅读_18

作品:地主后代在官场上的沉浮:越位 作者:魏然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里都在传言他和建委新调来的一个叫韩青苹的姑娘关系暧昧,有人看见一天晚上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韩青苹从魏得公的办公室里出来,脸上留着刚被咬过的牙印。七八年前韩青苹还是一名民办教师,学教得一踏糊涂,本来民办教师精减她该下岗的,但是通过关系找到了魏得公,不仅民办教师转成了公办,后来还从乡下调到城里进了建委。

    想到魏得公和韩青苹的传言,阮知平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美竹。他从没怀疑美竹与魏得公之间有什么,这不是相信魏得公,而是相信美竹。但是只要听到魏得公的桃色新闻,他就觉得心里发慌,生怕有人造出美竹和魏得公的传言来。他为此而痛苦,但要克服却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产生这种心理的时候迫使自己去想一些好事。现在他停下手里的活儿,用目光环视着宽大明亮的房子,让自己去想一些与美竹在这所房子里发生的许多美好故事。

    刚结婚时,两个人住在市委家属院一套只有四十多平米的房子里。那时候魏得公家也不过住着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所以美竹就整天想象着如果有一天能住上三室一厅的房子该多好。几年后,魏得公家住上了将近二百平米的别墅,美竹就对阮知平说,咱不求能住那么好的房子,能住上一百二三十平米的就行,农业局的郭伟什么级别呀,不过是个副局长罢了,他家都住上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了,我们哪方面不比他强啊!但是买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虽然说起来在云蒙比在济南青岛那样的大城市要便宜的多,可也得二十来万,所以要想实现这个愿望也非易事。于是美竹就停薪留职干起了美容。她告诉丈夫她要在两年之内让他和女儿住上一百二十平米以上的房子。结果没到两年,他们住上的不是一百二十平方米的房子,而是住上了一百六十平方米的房子。这套房子在云蒙的市场价是28万,但是魏得公的老婆出了面,只用23万就买下来了。而这23万中还有一半是魏得公偷偷给解决的。

    搬进新居那一天美竹特别兴奋,她搂着阮知平的脖子从这间屋子转到那间屋子,又从那间屋子转到另一间屋子,夫妻俩放肆的大笑着,像撒欢的驴一样。这个时候也正是阮知平刚当上旅游局长的时候,夫妻俩的心情就不仅仅是这套房子所带来的那种幸福了。美竹说,知平,我们的一切都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珍惜。阮知平把自己的一张大口压在了美竹的一张小口上,用力地吻了一下说是啊,我们的一切都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然后,为了表示庆贺,他们就在新居里尽情的欢乐了一次。

    阮知平继续打扫卫生,他想着“一切来之不易”,却没想到会发现一块玉佩。玉佩是掉在席梦思垫靠床头一边的一个小口子里的,那个刚好可以掉进一块玉佩的口子是往楼上搬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不是特别细心的人不仅发现不了掉在里面的玉佩,就连口子也发现不了。阮知平去挪床,本来只想把整个床挪开扫扫床下就完了,但是一用力垫子和床体就分离了,他往回搬床垫,手正好触到了口子下方,就摸到了里面的玉佩。如同人为装在里面的一样,玉佩上的丝绳竟也全部掉进去,没留丁点在外边。

    如果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也没什么,问题是这块玉佩是魏得公的。阮知平认识它,在他还是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曾陪魏得公去深圳考察,在宾馆里二人一起洗桑拿,他就看到了魏得公身上的玉佩。也许魏得公当时感觉以自己的身份佩带这种东西不是很合适,就向阮知平作了几句解释,说这不是一般的玉佩,是他太爷传给他爷爷,他爷爷又传给他父亲的。他出来工作以后他父亲就传给了他,说这玉佩的正面刻着“苍天保佑”,背面刻着“一生平安”,是能给人带来好运的,自己一个农民带它没什么用,你在外面混不容易,就送给你吧。他为了不辜负父亲的一片好意,这些年就一直带在身上,其实不过是一块石头嘛,能给人带来什么好运呀。他这样说了,阮知平的印象也就深了,现在竟在自己家里发现了这东西,这其中会有什么文章呢?

    阮知平只觉得头嗡嗡直响,想魏得公平时从不轻易把这东西摘下来,如果真是他遗失在这里的,那除了他和齐美竹在这床上做过苟且之事,再无别的解释了。

    阮知平啪地扔掉手中的条帚,抓起呢子大衣就往外跑,他要去找美竹,让她说个清楚。但是人到了楼下,一股寒风迎面呼地一吹,使他猛地打了个激凌,他想自己得冷静,仅凭一块玉佩怎么好断定美竹和魏得公有不正常的关系呢。街上的珠宝店里到处都有卖玉佩的,难道就不会有这种情况:美竹在我生日的时候去买了一块玉佩准备送给我,但是回到家把玉佩放在床上没注意玉佩不见了,她到处找没找到,为了不破坏我过生日的好心情,就另外买了一件礼物送给了我,而没提这块玉佩的事。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冒冒失失去找她会是什么结果呢,今天魏得公的老婆领着市委大院里的几个女人在那里美容,自己去一闹不仅冤枉了美竹,还会让事情极快地传了出去,重要的是魏得公知道了,一切可就不可收拾了。想到这里,阮知平停下脚步,他决定不去美容院了。

    回到楼上坐下来,阮知平想让自己冷静地好好想一想,但是不知为什么,一看到那块玉佩他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他点上一支烟猛力地吸一口又长长地吐出来,看到烟雾先是迅猛地往前一冲,接着四散,又袅袅的飘升。他咳嗽,往常抽烟他不咳嗽,这一会却咳嗽。他顾不得去想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咳嗽,只转着圈想这块玉佩倒底是美竹买得的还是魏得公遗落这里的。他陷入了一个怪圈,一会判断是美竹买的,一会又怀疑是魏得公遗失的。他很痛苦,希望是美竹买的,但又觉得不可能,因为新买得玉佩会有包装,也会很鲜亮,而这块玉佩有明显的磨损痕迹,并且上面的丝绳也明显的被汗水浸过,这就说明是有人戴过的。即然是戴过的,除了是魏得公的还会是谁的呢?他又设想,如果这东西真是魏得公的,又确定他和美竹有不正常的关系,自己怎么办?

    离婚!没他妈什么说的,离婚!他坚定地告诉自己。

    电话响了,阮知平猜想一定是美竹,心头的火一下子就窜到了头顶。心想,果真是她就让她快点滚回来!但是接了电话却是魏得公的老婆。不知为什么,当他听出是魏得公的老婆时,心情竟然一下子平静了,像以往接这女人的电话一样,他的口气很热情很柔和,他说是婶子啊,我是小阮。您有事吗?魏得公的老婆听不出阮知平刚刚怒气冲天,她说知平啊,你在家忙什么呢?在家打扫卫生?你看看,等美竹回去打扫就是了吗,有点闲空不好好休息,还打扫卫生。现在是十一点半了,行了,你也别再打扫卫生了,马上下楼,有车去接你,咱们一起去得月楼吃饭。阮知平说,对不起呀婶子,我刚才拉肚子了,现在肚子还痛呢,我就不去了。魏得公的老婆说,怎么?你拉肚子了?那得快跟美竹说一声。接着就喊,美竹,你快来接电话,知平拉肚子了!阮知平隐隐约约听到美竹惊讶地叫了一声,什么!知平拉肚子了?然后就咚咚咚地跑过来接电话。阮知平一时不想跟她说话,就把电话撂了。美竹很快把电话打了过来,阮知平瞪着一双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电话却怎么也不去接。

    也就是六七分钟的时间,美竹回来了。阮知平仰躺在沙发上,先是听到美竹噔噔噔上楼,接着是急促地敲门,知平知平,你怎么样,是不是拉得很厉害。接着哗啦啦掏出钥匙开了门,看到的却是阮知平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这更让美竹相信他是病了,而且病得还挺严重。就上前一下子拥住了丈夫,说咱快上医院吧,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一针就好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疼的?是喝了牛奶以后吗?哎呀都怨我,等你醒了看你喝了再去美容院呀,偏把牛奶烧好装在了保温瓶里,看这情况,很可能是保温瓶里有细菌啊……

    阮知平的心头火一下子消了大半,他想,美竹决不会对不起我的,她这样爱着我,她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吗?但是想把脸色变过来又不那么容易,就淡淡地说,没事了,才刚我已经吃了ppa和黄连素。美容院那边你忙完了吗?没忙完就快回去忙吧。

    美竹又一次拥住了丈夫,说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拉肚子说起来是小病,可要拉时间长了很容易脱水,不能小视。说着就要给司机小胡打电话。

    阮知平的火不知怎么又蹿上来了,他一下子打开美竹的手,站起来整整衣服,恶声道,告诉你没事就没事,你瞎操什么心啊!快忙你的去吧!少管我!

    美竹以为丈夫是嫌她没在家陪他,就笑着站了起来再一次搂住丈夫,说好老公,对不起啊,难得你今天在家歇一歇,我却没陪你。好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下午我不去美容院了,让小汪她们给那些臭娘们做去吧,我只在家里好好陪陪你。

    一转眼,美竹忽地看到了放在组合柜上的玉佩,她一惊,也就明白阮知平为什么生气了。但她眼珠一转,就俯在了男人肩上,说知平,你别生气了好吗,我最怕你生气了。现在晌午了,你告诉我你现在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阮知平又感动起来,他想,不管怎么样自己不能急躁,得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也许魏得公来过这里,玉佩也真是他遗落的,但并不等于美竹就与他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于是他轻轻揽了一下美竹,说你别多心,我没生你气,我只是情绪不太好。这两天送礼送得我心烦意乱,老想发火。噢,对了,刚才我打扫卫生拾到了一块玉佩,你看看是谁掉在咱家的。这样说的时候,他注意观察着美竹的表情,他想如果美竹心里有鬼的话,她的表情一定会不自然的。

    但是美竹的表情并没什么异样,她只是惊喜地说,什么?你拾到了一块玉佩?什么样的玉佩,是不是一面刻着“苍天保佑”,一面刻着“一生平安”?阮知平说是。美竹就说,哎呀,那是老魏的呀。阮知平一指组合柜,她跑过去拿在手里一看,立刻喜形于色,说,正是它!今年秋天你去省城的那一次,有天中午他陪上边来人喝醉了酒,不知怎么就让司机把他送到咱家来了,一进门就说知平呢,我找他打牌来了。我说知平去省城了,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呢。他就说,什么?上省城了?上省城怎么没跟我打个招呼呀?好大的胆子!我看他醉得不行了,也没喜跟他说太多,就倒杯水让他喝了,把他扶到床上躺下了。看他睡了以后我就去了美容院。回来的时候,他醒了,到处在找他那块玉佩,还问我是不是给他藏起来了。我说我有几个胆子呀,敢把你心爱的东西藏起来,就跟他一起找,结果怎么也没找到。他说算了,以后你找到了就给我,找不到就不要了。后来我又找了几回还是没找到,就没再喜找,想不到让你给找出来了。你是怎么找到的,在哪儿找到的?

    阮知平说,我是在席梦思垫子的那个小口子里找到的。哎,这事你怎么早没告诉我呢?

    美竹说,我想告诉你来着,可又怕你想多了弄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就没敢说。

    阮知平还是半信半疑,但却不好再说什么了。

    美竹拿起电话要告诉魏得公玉佩找到了,阮知平没让她打,说用不着大惊小怪的,抽空你给他送去就是了。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