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误佛 > 正文 第169章 [大杂烩]番外

正文 第169章 [大杂烩]番外

作品:误佛 作者:扶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上云寺:刑戒大师

    那位浓眉壮实,怒目金刚,浑身金闪闪,掌管上云寺戒律的刑戒大师还俗了 .pbtxt.lwxs520。

    和一个开酒楼的女修结成了道侣。

    酒楼的名字叫苏芩楼,苏芩是他道侣的名字。

    他那位道侣名字温柔,长相温柔,身型娇小,但是脾气火爆的很,一言不合就家暴,当然每次挨打的都是皮糙肉厚的刑戒大师。

    他们开的酒楼只卖素斋,据说味道很不错,所以江澄和青灯大师还有小核桃殊妄以及弟弟鹤惊寒去过一次。

    哦,忘了说,那苏芩是无极道观的弟子。

    那一趟江澄不太记得素斋味道怎么样,只记得那场修罗场。因为他们五个人,坐一张桌子坐不下,又没人愿意另坐一张。

    江澄要抱着女儿,但是已经长大成为一颗冷硬核桃的女儿不愿意。

    小核桃要坐殊妄那,舅舅不同意。

    同理,江澄要坐青灯那,舅舅还是不同意。

    江澄要坐弟弟那,大师微笑,没成。

    最后,老板娘让刑戒大师给这五个人换了一张圆桌,解决了这个问题。

    【二】上云寺:明秽

    这一代的上云佛子明秽大师,是住持殊印的师弟殊止唯一的弟子,从小长在上云寺,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娃娃,大约是因为他师傅的影响,从小就喜欢吃吃吃,其他年长的吃。

    明秽三岁的时候跟着几位师兄去偷看江澄洗澡,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吃糖糖。

    后来跟他一起长大的几位师兄纷纷下山去除妖降魔,他还是一脸懵懂的吃吃吃。

    等到他十五岁该下山了,这小家伙还是一脸茫然懵懂,把自己的积蓄一匣子糖打包就下山了。

    上云寺众人都不放心他,担心他会被那些妖魔随便一块糖就给骗走,空有一身好本事,没心眼的不会用。

    然后悄悄跟着他的几位师兄,就见到这位小师弟,懵懂着一张俊秀好骗的脸,大杀四方,扮猪吃老虎,做的十分熟练,比起他们当初下山那傻样,简直是完胜。

    师兄们:我们对明秽师弟的实力一无所知。

    之后,对魔之战的时候,出现了许多厉害的年轻人,明秽就是其中一个,简直就是当年青灯大师的重现。

    只是这位新的佛子,仍旧是喜欢吃糖。若是路上遇上了,一块糖骗不走,也许可以试试用一盒糖去骗。

    【三】上云寺:殊印

    上云寺的住持殊印是个老狐狸,而他从小就是个小狐狸,狡猾狡猾的。

    他是个弃儿,没有父母,是一只猫妖养大的。

    那是一只不知道究竟是男是女的黑猫,而且他还很嫌弃自己那身黑毛,理想就是当个超凡脱俗的白猫。

    所以殊印叫他白雪。

    殊印曾问他,为什么会照顾他,而且从来都不变成人形,究竟是男是女。

    白雪冷冷一笑,嘴边的胡须颤抖,眦出两颗闪着冷光的牙,一爪子呼在了殊印脸上,犹觉不足,跳过去朝着他心窝就是连环十八踹。

    最后落在桌上的时候,他说:“还不是你他娘的自己上辈子干得好事。”

    殊印笑眯眯的摸了摸心口,“白雪娘亲,上辈子可不关我这辈子的事。.pbtxt.”

    听到‘白雪娘亲’这个称呼,白雪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亮出了爪子,对着殊印那张脸就是一划。

    隔日,上云弟子们见到住持脸上的爪痕,见怪不怪的讨论。

    “住持又惹怒白雪了。”

    “比上次多了一道痕,这次估计很生气。”

    【四】无极道观:甄杏遥

    追青灯大师没追到反而被他吓得这辈子都想看到和尚就绕道走,是在甄杏遥逛遍了四大凶地之后。

    对青灯大师怀有感激之情,是在甄杏遥在葬地里得到了一个道侣成功脱单之后。

    甄杏遥的道侣名叫藤,是个本体为幻花藤的妖修。

    当时甄杏遥被青灯大师扔到葬地外围,怎么都出不去,糟糕的是灵力殆尽,还又饿又渴。天杀的光头把她储物袋都收走了。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一株看上去水灵灵绿油油的藤蔓,甄杏遥二话没说就薅了一把叶子塞嘴里。

    然后那藤蔓哎哟了一声,化成了一个绿衣少年模样,十分不满的摸着自己那头乌黑的长发,斜睨着她,满脸不爽,“你谁啊,平白无故扯我头发做什么!”

    甄杏遥噗一声把嘴里的叶子吐了出来,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后来那个叫做藤的家伙救了她,要死要活的缠在她手上,还说葬地土壤越来越差劲,自己又出不去,硬要甄杏遥带他出去,种在一个灵气多的地方。

    然后甄杏遥就把这位救命恩人带了回去,给他种在了自己的高塔下,还特地给他弄来许多灵土。

    这个藤心眼小的很,趁甄杏遥出门一趟,把她塔下种的花全都给拔了,那个塔周围百米都只有他一株藤蔓。

    等甄杏遥回来看见自己的塔被藤蔓盖了一大片,自己种的灵花都没了,还没来得及发火,藤就盯着她说:“你都把我带回来了还要拈花惹草!你们人类果然三心二意朝三暮四!除了我,你什么都别想种!其他的花哪有我好!都是些妖艳贱货,你要是想看开花我开给你看就好了!”

    甄杏遥一点都不想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自己被一根藤蔓五花大绑弄得动弹不得,于是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之后她就一心一意好好养这株藤蔓,养成了自家道侣。

    哦,藤开花的时候确实很好看。甄杏遥扶着腰这么说。

    【五】容尘山派:江月

    赤寒衣说想酿些酒过几年喝,江月就翻出了些材料准备自己酿。

    房间里摆满了各种酒坛子,赤寒衣那条大蟒也喜欢酒味,不仅喜欢酒,还喜欢江月这个气息熟悉的半个主人,爬出来到处捣乱。

    江月脾气好,管不住这条会撒娇的大蟒,一时间弄得手忙脚乱,等赤寒衣回来看见,把大蟒收了回去,江月发现酒坛子都乱了,只好让赤寒衣帮忙一起收拾。

    等到将酒都埋好,江月这才发现一个问题。

    “诶?沧迩叔叔泡着的那坛香露去哪了?”

    赤寒衣:“……”

    大概是被她不注意的时候顺手灌了半坛子酒和那些酒坛一起,埋了吧。

    江月火急火燎的要去把那些酒重新挖出来,刚好遇上大师兄风有止带着道侣来玩,他闻言道:“放在酒坛子里埋起来,恢复的还快一点,担心什么。”

    江月迟疑道:“真的?”

    风有止一脸信誓旦旦,“当然。”

    尘如故站在他身边,也道:“他说的,当然是对的。”

    江月:“那……好吧。”

    于是每年春天,江月都去看看埋酒的那片花树下有没有长出一只蜘蛛。

    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江月收了个徒弟,这个小子格外手贱,听师傅说起这事,悄悄把酒坛都给挖出来了。

    终于彻底恢复了的白色小蜘蛛沧迩满身酒味的从坛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对上了一张和自己找了多年的基友十分相像的脸。

    “滕易?”

    【六】江澄和青灯的和谐生活

    某天,众姑娘在一起举办小宴,提起夫妻夜生活。

    众人纷纷看向江澄。

    已经成为白灵脉主的甄家三姐妹异口同声的道:“青灯大师看着就不像有夜生活的人。”

    小核桃低头喝酒,并不想告诉师伯们事实。

    江澄呵呵一笑,深沉的说:“你们听说过神.交吗?”

    “就是那种神魂交.合,据说很舒服的嗯咳之事吗?”许青霜好奇的问。

    江澄放下酒杯,啧了一声,“没错,做一次我得有三天不敢看大师,看他一眼就忍不住脸红,真是太可怕了。”

    小核桃:“所以这就是你扔下爸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理由?”

    江澄:“……核桃,不要揭穿。”

    小核桃:“呵呵。”

    【七】澹流:无可奈何花落去

    魔域的历任魔主皆是天生魔子,而天生魔子每一代,从出生起就会给周围带来灾难,因此被厌弃。

    唯独澹流,他是有些不太一样的,他不仅当了这一任的魔域魔主,之前几任魔主,阴稚、元匀、烙浚、阍卅、隽戾还有渎溯,都是他,换了各种身体的他。

    可是,除了这些身份,他还拥有过许多许多的身份,用过的名字多的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晰。谢椿怀,也不过就是他使用过的一具皮囊的名字而已,和他从前用过的那些相比,半点都不特殊。

    追溯最早的时候,他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名字的。

    他出生于神魔陨落不久的时候,一个以巫为信仰的巫部落。他一出生,就是异于族人的白发白瞳,部落中资历最老的大巫在他降生时断言他是个灾星,会给族人带来灭顶之灾,于是刚出生的他被带走,要在部族的祭台下,被活活烧死。

    可是,普通的办法,是杀不死天生魔子的。

    天生魔子出生时不辨善恶,但是他们一出生便能记事,所以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大火烧灼,几日几夜不间断的烧灼,痛苦可想而知。

    这个孩子如何都烧不死,大巫更觉得他是个留不得的灾星,一层一层的柴火交叠,终于在三日后,将那个孩子烧成了模糊的一团焦黑。其他人都觉得灾星已经被烧死,可是谁都想不到,就算是如此,这个孩子依然还有气。

    生下这个孩子的女人趁夜色偷偷前来收尸,却意外的发现孩子还有气,她满脸挣扎,最后还是踉跄的带着孩子跑了。可是她没有逃脱,被追赶而来的族人打死,鲜血溅了满地。被她藏在一个狭小山洞里的孩子,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被烧成了一块焦黑,手脚都融在了一起,不能动,不能说话,缩在那个山洞里,最开始只能被鼠蚁啃噬,到后来他撕开手脚鲜血,引来这些小动物,将它们抓住活活吃掉。

    三年后,那个小山洞里爬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浑身都是被火烧灼过的畸形疤痕,一张脸也完全看不出一处好的,手上少了几根手指,脚只是两个没有脚趾的奇怪形状。

    这个孩子将自己的鲜血放进部落里喝水的溪流,不过十日,这个古老的巫族村落就染上了古怪的瘟疫,连大人带小孩,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孩子曾经纯白的眼眸已经变成了一片深沉的乌黑,他艰难缓慢的在这些发臭的尸体中巡视,最后一把火烧了这个村落。

    他跋涉无数大山,离开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因为他的外貌,不论去何处,总会有人嘲笑欺辱,无人敢靠近。他走过越来越多的地方,见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双眼所见俱是厌恶目光,双耳所听皆是嫌弃之语,铺天盖地的恶意朝他涌去。

    若是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那个地方必然被他的体质影响遭受厄运,那些普通的凡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影响。但这一切又与他何干?这样的世界,一把火烧了才是最干净的。

    后来……后来的事他记不清了,比起清晰的许多年后还能想起来的悲剧之源,后来那一段仿佛是十分快乐的记忆,却记不清了,大概是他自己强烈的想要遗忘,所以就忘了。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浑身畸形丑陋的怪物的时候,大约是曾经喜欢过什么人的,而那个女子是个奇特的人,也喜欢着他。他们和任何一对有情人一样相爱,然后在一起生活。对于一个尝尽世间恶意的人来说,那真是非常美好的日子。他相恋的爱人还为他起了一个寓意极好的名字,可惜随着那段记忆一起,也被他遗忘了。

    因为后来那女子死了,她体质特殊,纯阴之体,适合当做修炼的炉鼎,被一个修士强抢,后来死在了那个修士手中。

    当时的他无法阻止,可是阴差阳错之下,他学会了一个上古魔族遗留下的术法,可以夺取他人的身体灵力。他开始修炼,然后夺取了一个人的身体,成为了那个害死爱人的修士门中弟子,最后将那仇人虐杀。

    他又想办法复生爱人,可惜始终没有成功。而身处沼泽中去回想快乐时光,实在是太痛苦了,于是他告诉自己,遗忘一切。

    忘了她的名字,忘了她说过的话,忘了她的笑容,忘了她的脸,忘了她的声音,忘了她的存在……

    渐渐的,他开始在一具具皮囊中,扮演着别人的人生,冷眼看着那些人或欢乐或痛苦,然后他明白,世间种种欢愉都只是一时的,人人都在不断的得到又失去中循环。脸上笑的越温柔,他的心中就越是冷漠。

    他发现了魔域魔主,都是天生魔子,这令他觉得有趣,所以夺取了那些出生不久还很弱的魔子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成为魔域魔主。

    直到有一天,他开始厌烦这样的日子,然后发现这个世界即将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接着,他就成为了容尘山派的谢椿怀。

    名字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唯一有意义的,只有他想要达到的目标。

    有许多年,他没有想起过从前的事,那一日,江澄忽然问他,“二师伯,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啊?”

    他顿了顿,抚着手中瓷白的茶杯,凝视着里面青色的茶汤,脸上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从容,语气寻常的回答了一句,“大约是有过的。”

    不过,早就已经忘了。

    …………

    在血海中被神佛的神魂之气所重伤,他和从前许多次一样,并没有死。

    看来这次是失败了。这么想着,他也并不在意,活得太久,就会对所有的事情都看的很淡。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修真界那布满稀薄灵气的天空,而是另一个从未见过,气息陌生的世界。

    【全文结束·发表于晋.江】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